梦途中文网>竞技>就要缠在你身边 > 爱他就要睡了之后送他离开
    林熙一边解开腰带,一边凝视白纤纤,因为害羞牙齿下意识的咬着下嘴唇,眼睫毛一颤一颤的,掩盖住眼中因终于要获得自由身而兴奋的隐隐目光。衣衫全解顺着洁白的肌肤划落带过那些只剩淡淡伤痕的地方,阳光穿过门窗的缝隙钻进来抚摸林熙的身体。

    此时此刻,白纤纤紧紧地盯着他,不想放过每一分每一秒,想要将这一切都牢牢记在脑海里,这一别,不知是否还能再见,又或者说,再见面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画面。“继续,不要停下来。”

    林熙赤裸着全身缓缓跪在地上,他抬起头仰望白纤纤,双手搭在白纤纤的手上轻轻地按在自己脖子上浅浅说道:“主人,请您掐住奴的脖子狠狠地蹂躏兔奴。”林熙松开手伸出舌头把手指放进嘴里舔舐,细长的手指沾染上了透明液体,手指缓缓向下移动停在小巧粉红的乳头上,打圈、揉捏、拉扯,颤栗的感觉传来使身体的温度升高。“主人……主人,求求主人玩弄奴。”

    白纤纤掐着林熙的脖子稍微用力,感受着他颈部动脉传来的跳动,她知道用一定的力度也能让他感觉这样的跳动。白纤纤低下头脸与他只咫尺之间,她看得清他的一切神态,张开嘴沙哑的声音说出:“小骚兔的哪里想要被玩弄,嗯?”

    虽然他们做过好几次这种事,但这次依旧让他脸红心跳羞涩难当。“想要主人捏奴的奶子,打奴的屁股,玩弄奴的骚肉棒。”一句话出口,本就挺立肿大的肉棒又大了一圈,龟头泛出些许液体。

    白纤纤衣衫未解,半跪下来微仰着头手按住林熙的后脖往下带,两张嘴唇碰在一起又立马分开变成了唇齿舌尖的触碰,津液辗转从嘴角流下,她热烈地吻着他,想把他吞入腹中的心思骤然升起又再次压抑住。

    白纤纤脑袋微后仰拉开距离,轻轻将林熙向后一推同时挥动左手,林熙倒下时白纤纤向前抱住他,身体内的魔力转动,两妖一同坠入了宫殿内早就放好水的浴池中。林熙下意识的回拥她,她在他的怀中小小的,可是为什么就是那么的讨妖厌呢?明明……

    坠入水里那一刻白纤纤单手压着林熙的后脑勺轻轻撕咬他的嘴唇,他们一起坠入池底,她的手从腰间往他的身下摸去,她的唇从他的嘴唇往下挪动微用力地啃着他的肌肤一寸一寸往下,白纤纤运用魔力,池中的水一瞬间离开他们的周围,留出一大块位置供他们欢爱。

    池水将两妖全身上下打湿了个彻底,白纤纤的衣物贴在身上透露出她美好的一切,她掐住他的腰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今天你就不再是我的奴了,所以今天的主导权给你,乖兔子。”话语带着狐妖的魅法传入林熙的脑海中,心中最底层的欲望被勾出。

    “主人……小骚兔想要主人像以前一样对奴。”林熙下意识地说出,刺激得白纤纤心里发痒。白纤纤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之后向下挪动一小段距离低下头直接含住林熙的肉棒,津液沾在他的肉棒上充满着催情因子,那是狐族魅术的又一独特——自带催情液。

    林熙细长的手指轻压在白纤纤的后脑勺跟随着一起上下起伏,他感受到下身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舒爽,感受到那游走在身上的手从下往上抚摸。手指放在他那已经勃起的乳尖打转、揉捏,刺激着神经让他想要更多。

    “主人,请不要怜惜小骚兔,主人......最喜欢主人了!”

    白纤纤听的心中一紧,起身单手掐住林熙的脖子狠狠地亲吻着他的唇,舌头侵略般的攻入他的口腔,他只能被迫承受尽力地回应她的吻,这一吻,让他人都快化了,特别是白纤纤一边亲他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上下弄着他的肉棒,让他更加难自已。

    “抱我,坐到池边的台上,乖兔子。”

    林熙下意识地听她的话将她抱起,起身的那一刻,魔力撤去,池水重新涌入周身,让两人好似更加紧密相连。坐下的时候白纤纤依偎在林熙的怀里,她抬手抚摸他的脸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又侧头咬着他的耳垂。